•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星月詩話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星月】醫者仁心(劇本)

    編輯推薦 【星月】醫者仁心(劇本)


    作者:萍庭鶴 秀才,1687.0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241發表時間:2022-12-15 16:24:15


       人作為一個世界上的生命個體,最寶貴得莫過于生命,但是呵護生命比生命更加重要,因為只有呵護生命,才會有生命得存在!那么作為呵護生命的守護神的醫者,就是人世間最為值得感恩的人之一。父母,師者,醫者,應該是人間最值得感恩的三大人群。因為權力的誕生,這三者在歷史的長河中逐步被職業影響,從而導致職業的地位,影響了他們的被感恩程度。因為權力的逐步私有和獨占,導致人類誕生時的三大被崇敬的偉大人群,逐步被忽視和怠慢。到了階級社會,這三大人群甚至被統治階級所利用,當做維護他們私利的工具,任意被他們擺布,從而一些帶著私利色彩的身份標志,被強加在這些人群的身上。從此,單純的偉大被隱藏。
       隨著社會的進步,職業化成為了各個人群的劃分標志。職業化把教師和醫者,逐步劃到統治階層工具的邊緣。強加的各種東西左右著這兩個人群的工作。就是父母角色,也成為了統治者利用的因子??傊?,階級誕生,徹底改變了人類的本性。一切階級的利益,決定了人群的角色地位。
       父母作為人類的根本人群角色,被贊揚,被尊敬,被倫理化,社會進步,父母角色也不斷延展附加的各種內涵。相對而言父母的角色被社會強加的東西少一些,因為這個東西和人的自然性密不可分。但是,教師和醫者就不同了。在階級誕生之后,教師和醫者由自然性特征逐步完全轉變為社會性特征。他們逐步遠離人的自然性。隨著統治能力的強化,這兩大階層,逐步被統治者奴化為己有。統治者把這兩大角色作為鞏固自己統治的工具之一。他們把教師限制在維護統治的牢籠里面,不讓他們越雷池一步。把醫者限制在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徹底附庸的層面來加以管理。醫者和教師相比,更加具有自主性一些,因為畢竟連統治者個體的性命都掌握在醫者手里。
      
       第一章
      
       背景:八十年代初,清浪灘頭的一棟兩層磚木結構青瓦四合院里。公社衛生院的醫生們就在這里上班。
       稀拉拉的幾個病人正在排隊。一個男孩子夾在里面,很不起眼。內科診室,里面坐著一個中等身材,眼瞼微微浮腫的中山服男子。一件白大褂,掛在座位背后的青磚墻上。男醫師一邊翻看著病歷資料,一邊用黑色鋼筆畫著什么。幾個人走近了醫生診室門口。稀拉拉湊近醫生。小男孩也跟在最后面。
       男病人甲:胡醫生,我這幾天老是打不起精神,不想吃飯,做工也沒力氣,怎么辦呢?
       胡醫生(抬頭看了看):看到油煙子頭腦發悶吧?
       男病人甲:哎呀就是這個問題,對呀!
       胡醫生(放下手中的筆):來讓我看看你的眼睛。(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撥開病人眼皮,仔細看著。)作嘔嗎?肚子飽脹嗎?
       男病人甲:作嘔啊,一聞到油煙就作嘔。吃了點點東西就肚子飽脹得要死啊。
       胡醫生:來量一下體溫,小便發黃吧?
       男病人甲:黃啊,早上起來的小便就像濃茶一樣的。有時候還發燒,出虛汗。
       胡醫生:你這個毛病搞多久了???拖到這個時候才來。身體不舒服要早來??!
       男病人甲:哎呀,我哪里走得動喔,從和尚坪走到河邊搭船,惱芭蕉火了,人都要死啊。
       胡醫生(五分鐘后從病人腋下抽出體溫計):你這個是肝炎,搞兩副藥就好了!先服三副中藥,好吧?
       男病人甲:???是肝炎了?難怪這么沒精神,還是這個病搞鬼???還是你胡醫師厲害,都說你治療肝炎手到病除,今天一看就是真的。
       胡醫生:肝炎不要緊的,六副中藥就好了?。ㄕf完就開藥方)。你把這三副中藥回去用炭火瓦罐熬好,先把藥泡一個小時,然后熬開十來分鐘,把藥倒出裝在碗里,然后再加水熬開十來分鐘,加到第一罐藥水里面,一天三餐,服兩天。莫讓碗里沾上鹽呢!三副中藥喝完就來看看,好吧?
       男病人甲:哎呀,田都沒人種了,這么遠哪里還走得來喔(嘆氣)。
       胡醫生:那好,我把你六副中藥都開了,要是你三副中藥吃完好些就接著吃,沒好些就來看看。
       男病人甲:對呀,這樣就好了,農忙啊,秋收要交任務糧食,哪里耽擱得起啊。
       胡醫生:你服藥期間要休息,不能勞累過度,少出汗呢。
       男病人甲:好好好,你把我這個病弄好,我就有力氣做活了。
       胡醫生:你服藥好了,過一個星期再來復查一下。
       男病人甲:那可以,我好了來給你送幾個雞蛋,其他家里沒什么。
       胡醫生:不要不要,你自己都這個樣子,還送什么雞蛋哦。
       男病人甲:那我要感謝你的,你是救命恩人啊。
       胡醫生:都是鄉里鄉親,講什么感謝哦。你回去慢些走,好好修養,把身體搞好,身體是大事。
       男病人甲:好好好,我現在馬上抓藥回去,等病好再來。
       (一個老人喘著粗氣,一邊走到很久的杉木辦公桌子前面,坐下后喘著粗氣看著胡醫生。)
       胡醫生:老人家你哪里不舒服???
       老人喘氣說:啊哈哈,我這幾個月透出出氣,越搞越嚴重啊。
       胡醫生:來轉過去,我先把你聽一下。
       (胡醫生掀起老人發臭的黑布棉衣,把聽筒伸進后背,一邊認真聽著,一邊把脈。)
       老人等胡醫生剛聽完就問:哪門搞的?是什么病哦?
       胡醫生看著他:把舌頭伸出來看看。
       (老人伸出舌頭,喘氣。)
       胡醫生:老人家,你是支氣管炎,開點止咳的中藥就好了。不要緊的,莫急哦。
       老人家:哦哦哦,那就好,你硬是神醫,什么病到你手里都是小菜一碟,很厲害的。我病好了要感謝你!
       胡醫生:老人家把身體養好,不要想那么多。你把中藥抓好,等好了沒事就來看看。熬中藥要先泡一袋煙功夫,在燒開過后一袋煙功夫就空在碗里,再熬第二罐水,也熬開一袋煙功夫,再倒在一起,每天飯后一袋煙功夫喝一餐。一天三餐。
       老人家:好好,我抓完中藥。就回去熬藥。還是你耐煩。
       胡醫生:小家伙,你過來,看看是怎么了。
       小男孩帶著哭腔:眼睛腫了,睜不開。
       胡醫生(撥開紅腫的眼皮看了看):抓點丸子就好了。一盒黃連素,穿心蓮,一天三餐,飯后服。
       小男孩:嗯嗯。
       胡醫生:在哪里讀書???
       小男孩帶著哭腔:在中學。
       胡醫生:這么小在中學寄宿,造孽。
       (外面大喊:胡醫生救命啊。一群人背著一個老婦人沖進診室。)
       胡醫生:怎么搞的?這么火急火燎?
       一個青年:我老娘在家里咳嗽,咳嗽一陣突然昏死過去了。
       胡醫生:趕快把她放到門邊這個床上。
       (婦人被平放在診室門里的診療床上。胡醫生把手背放在婦人額頭試了試。立即用右手大拇指狠命卡住人中穴。老婦人嘴唇微微動了一下。胡醫生接著推擦印堂穴部位直到太陽穴數次。蛻出婦人的衣袖,在手臂上下刮擦數次。將婦人翻過身子,掀起衣服露出背部,在后背上下刮擦很多次。一會兒婦人發出呃的一聲叫,便蘇醒過來。胡醫生大汗淋漓,用一個手帕擦汗。一邊松了口氣。)
       年青人立即下跪:胡醫師是救命恩人啊。
       胡醫生扶起年青人:這個沒事,這個沒事,受寒咳嗽暈厥,年紀大了,還要開些中藥就根治了。
       (一群人千恩萬謝離開了。胡醫生擦著汗水,坐下休息。)
       (中午下班,胡醫生回到旁邊的磚木結構平房,洗好鼎罐,把一個土爐子里面放進短柴禾,用細碎的干木屑生火做飯,冒起的黑煙熏得他咳嗽起來。一個身著中山服的老師扶著一個中學生走了過來,學生模樣十分痛苦。)
       胡醫生:李老師,他怎么了?
       李老師:突然在教室里喊肚子痛啊。
       胡醫生:那你到這里坐一下,我把飯煮到火上就看看。
       (胡醫生利索地把一缸大米倒進鼎罐,用木勺子攪動幾下,倒出淘米水,倒滿清水,架在土爐子火焰上。)
       胡醫生:是哪里痛呢?
       學生:右邊肚子里。
       胡醫生(用手按著學生腹部):是這里嗎?按起來痛嗎?
       學生:是的,按起來好點。不按痛得特別厲害。
       胡醫生:不要緊的,這個打一針就好了。你到這里休息一下,我取一針藥來,給你打一針就好了。
       (胡醫生轉身邊走邊交代著,讓李老師幫忙看著爐火。李老師添加短小的柴禾,邊吩咐學生不急,邊耐心等待。一會兒胡醫生回來。手里拿著注射器。)
       胡醫生:來轉過身坐好,我給你打一針,休息一下就好了。
       李老師(幫忙扶著學生轉身坐好):把褲子放下去點,胡醫師給你打一針就好了。
       (胡醫生在學生臀部注射藥物,用醫用架子夾著的酒精藥棉按住揉了揉。)
       胡醫生:坐一會就好了。李老師你也耐煩,還親自來送學生看病。
       李老師:他們住校讀書,家離得太遠,不送來沒人陪,不放心啊。
       胡醫生:也是哦,鄉中學讀書住校,那是遠,父母聯系也不方便。
       李老師:這些聽話的學生,一生病我就擔心。
       胡醫生:你這個娃娃讀書還可以吧?
       學生:一般。
       李老師:他是我們班上的學習委員,成績還好,前五名。
       胡醫生:那還可以,考個中專沒問題。
       李老師:按他不生病的成績來看,考個中專是沒問題的。
       胡醫生:那你可以考衛校,將來回來到這里當個醫生呢!
       學生:搖搖頭。
       李老師:衛校難考,要加把勁,應該考得上。
       胡醫生(用手探探學生的額頭):現在不痛了吧?
       學生:好了。
       李老師:那你看他要搞藥吧?
       胡醫生:他這個是急性的,住了痛就好了,不要搞藥的。
       李老師:那藥錢現在還沒上班怎么搞。
       胡醫生(大喊):小貝,給學生收一點藥錢,八分錢。
       小貝(高聲回答):好你叫他到診室收費口等我。
       胡醫生:這個小妹子靈活,喊她幫忙好喊。
       李老師:你們醫生都是大好人。
       胡醫生:你也是好人啊,耐煩呢!要不到這里吃飯再走???
       李老師:那還好些,你幫忙打針,還要供飯,哪里像話。再說中午我要檢查學生午睡。
       胡醫生:那要什么緊?吃個飯不打緊。
       李老師:你是好人,熱心人。
       胡醫生:老師,和我們一樣,都是好人。
       小貝(高喊):胡醫師,叫學生來繳費,我的菜還煮在鍋里的。
       胡醫生:哦,好!
       李老師:那趕快去繳費,不然她的菜煮糊了就麻煩了。
       (李老師帶著學生繳費去了。胡醫生繼續做飯。邊祝福李老師小心些。李老師感恩離去。)
       (下午上班時間,胡醫生坐在辦公室,翻看醫學書籍。)
       院長走進來:胡醫師,今天晚上劉醫生有事回家,要是出診,就麻煩你去一下好吧?
       胡醫生:好呢,那沒事的。
       院長:你中午吃的什么菜哦?
       胡醫生:就搞點青菜炒雞蛋。
       院長:那還是好場伙。我就炒個酸菜,打個湯。
       胡醫生:公社改為鄉,國家會把我們這里弄些檢查的東西來吧?
       院長:鄉長還沒開會。開會就問一下。
       胡醫生:要是配幾件白大褂才像個醫生哦。
       院長:反正都是鄉里鄉親,你沒白大褂不會怪你。但是,給你們每個人配一件白大褂,也是要安排的。
       胡醫生:還要弄幾個婦產科的畢業生來就好,婦產科我們男人還是不方便。
       院長:婦產科是個問題,畢業生都是縣里搶手貨。到時候看看吧。
       胡醫生:主要都是村里的婦女,我們這些男人搞婦產科,她們還是顧忌多。
       院長:婦產科男醫生被很多社會上的人誤解,很多人說婦產科男醫生是醫院里的公豬,真氣死人!
       胡醫生:是啊,村里的老頭子對男醫生搞婦產科還是很反感的。
       院長:不搞不行啊,婦產科的畢業生太少了。村里還是靠那些接生婆稀里糊涂接生,很多人都被害苦了。
       胡醫生:是啊。小時候,我眼睜睜看著一個族嬸嬸難產,孩子的手就出來了,橫在里面出不來,結果活活憋死了母子倆,太可怕!
       院長:問題是農村里面還是很多人不接受男婦產科醫生,悲劇還在繼續。
       胡醫生:所以后來有了從醫機會,我就堅持下來了。
       院長:你也注意,好好休息一下,每天吃飯都不消停,那些病人都找你。
       胡醫生:好,也習慣了,不忙反而不舒服。
      
       下班時間,幾個醫生護士自己動手劈柴做飯。不時有病人前來咨詢就診。在忙碌中醫生們邊看著柴禾做飯,邊給病人看病。
      
       夜幕降臨,醫院里的煤油燈點亮了黑暗的角落。胡醫生在辦公室值夜班。一邊翻看著白天病歷,一邊補齊后來陸續看病的資料。
       突然一個滿臉絡腮胡的青年打著電筒沖進醫院大喊:胡醫生快救救我屋里人(老婆)。
       胡醫生:怎么了?
       絡腮胡:我屋里人生娃娃了,可是半天生不下來,接生婆都把她搞暈死了。
       胡醫生:你們呀,都還是不來醫院生孩子。那怎么行???
      
       胡醫生說完立即起身收拾產鉗、擴宮器、潤滑油、醫用手套、輸血管道、注射藥物等。背著藥箱跟著青年就往外跑。
       胡醫生:你家住在哪里?
       絡腮胡:住在打巖石坡背后的古董坪村。
       胡醫生:哎呀,那么遠你電油夠用不?
       絡腮胡:不要緊,不夠用就點一個火把。
       兩個人小跑三里路,電筒熄滅了。青年立即在路邊撿起一些樹枝拿在一起,用火柴點燃,一邊奔走一邊招呼胡醫生小心。
       當兩個人氣喘吁吁跑到村里時,很遠就聽見老娘們兒呀寶呀的死了人一般號哭。青年喉嚨哽咽地說著完蛋了。胡醫生安慰說根據情況應該沒事。
       走到一個三柱木質平房,青年哭著說到了。
       胡醫生:趕快打一盆開水,用一個臉盆涼一盆開水。
       說完,胡醫生跳進里面昏暗的里間房,發現一個接生婆還在用力推著產婦的腹部,一邊喊著加力,可是產婦一點動靜也沒有。床腳下放著一盆火坑灰,是接生婆用來接生孩子的。
       胡醫生邊說這什么年代了,還弄這個方法接生,害死人。接生婆看看胡醫生,馬上說阿彌陀佛,你來了就好了。
       胡醫生馬上檢查產婦脈搏,掏出聽診器聽了一下心跳和胎心音,再量一下血壓。馬上吩咐接生婆把土灰拿走,端一盆溫開水,把產婦下身擦洗干凈,然后拿出擴宮器,緩緩打開產道口,用戴著醫用手套的右手伸進去,慢慢拉出了胎兒的頭,一會兒,胎兒便被拉了出來,孩子沒有哭泣。胡醫生邊倒提著胎兒,拍拍孩子后背,只見胎兒口里流出很多黃色液體,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產婦這個時候才緩緩睜開眼睛。
       胡醫生:還好,來得及時,不然就晚了。
       產婆:大恩大德胡醫生,你是救命的神仙!
       胡醫生:什么神仙,要相信科學,今后生小孩要去醫院,知道嗎?
       產婆:我接生一輩子,這種事情還是少數。還是你這個活菩薩厲害。
       胡醫生:老人家,接生要到醫院安全一些,你們那個過時的不安全!
       產婆:農村里哪里有到醫院的條件喔。
       胡醫生:沒條件也要擠時間去醫院,人命關天的。
       絡腮胡:胡醫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青年說完下跪給胡醫生,不??念^。胡醫生立即扶起青年,批評他不應該在家里讓老婆生孩子。青年說自己在外地修水庫才回來,不知道。胡醫生說那真是麻煩。
       等忙完產婦護理和胎兒洗涮,已經雞叫頭遍了。
      

    共 5818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這個劇本寫的是八十年代初一個醫生忙碌的治病場景,男病人甲、老人家、小男孩、婦人、中學生,一個接一個,中間還是急喊著進來看病的,這些人有著不同的年齡、身份,但是胡醫生對每個人都是認真檢查,耐心解釋,沒有一句生硬的話,更沒有一點態度不好的表現,這些都恰好地照應著本文的題目醫者仁心。除此,作者還特意挑選了一個老師帶著住宿生前來就醫的事例,也是借此寫老師同醫生一樣,都有仁者之心。這個劇本在這些病人之后呈現在讀者視野之中的是一個接生的鏡頭,這也是作者特別用心的地方,一是寫對婦產科男醫生的認識,二是寫鄉村對接生方式的認識。所有的場景都圍繞著的是醫者仁心,足見作者寫些劇本的深意。特推薦欣賞?!揪庉嫞嚎鞓酚肋h】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快樂永遠        2022-12-15 17:30:50
      這篇文章對結構、人物、主題的處理都非常好。
    2 樓        文友:彩蝶飛舞        2022-12-22 07:51:33
      醫者仁心,大愛無疆,欣賞好文。
    愿做一株野草,簡單,自然,寧靜,美好。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分享按鈕 欧美精品偷拍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