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曉荷】溪影(散文)

    編輯推薦 【曉荷】溪影(散文)


    作者:歸來的少年 童生,514.5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836發表時間:2022-12-16 19:36:08
    摘要:少年心事記一

    那日,想來可能是陰天,沒有什么事,內心習慣性地索然了然。于是就慢慢移開父母和奶奶的視線,向東,過大樹腳,沿溪逆行,過關閘,過小橋頭,轉向低處。那里有一個依了旱園、土坎和菖蒲而生成的,那時覺得好大的碧潭。如鏡似磨,流水靜靜,未見狗母魚,未聽見大青蛙叫。幾只長了奇長的腳可以在水面上奔跑如箭的縮小版草猛樣生靈四向尋食,無視我的到來。(很奇怪,我后來去了拙政園,見到一處與此處布局、高低、承轉、綠物、曲水,等等,十分相似的地方,幾十年了,也可以清楚地鉤沉印記。)
       正月半已過,我細叔他們去廣州做工了。下海的人,一半像公家人放完了假要回單位一樣,排隊在咸水井邊,要贈伯無論如何要先保證他們帶夠去汕尾港的酒。說大埕酒,比遮浪賣二元的好。一半,像我四叔這樣的,將與海墘小石頭廟相依了一個冬天的烏褐竹排解體,把破了口子的扛回家。在我五叔樓屋對面的火糞頭上起了柴火,架個大響螺殼,放些墨黑的瀝青塊,熱融了,涂補。這戰馬一樣,可能奔走過近澎湖列島海面的老身竹家伙,此時沒有野性了(因為它們先前總是像蟲子一樣,把我四叔的腳底咬出好多像蛀過的洞,此時任人排比)。我四叔和他的伙記招兄、矮叔公并不與可憐的勞作了可能數年的年邁竹伙記計較,不時扶它翻面,補上新鮮瀝青油,眼里慈愛有加。一時,又就著熱火熔起了鉛。熔鉛的是另一個奇怪的圓底鍋。那鍋好些厲害,可能與太白金星收拾猴子天(孫大圣)的煉丹爐同屬一類,不時就化鉛成水。我四叔與矮叔公、招兄更是好漢,用個勺子挑出鉛水,稍冷,就用手先試一個,趕熱飛快捏成型,做為圍網的墜子。我奶奶媽媽她們也不再像年前圍著大柴火灶做粿、祭拜或做祭拜的熱烈準備。只一日更忙一日地去庵頭園割莧菜,把兩只新買的烏豬招呼得哇哇歡叫,鼻頭乳樣地光亮。從前,我爺爺用小墨筆抄王公簽詩,為前來請求的人寫往云霄去拜祖的紅紙,如此情形不再。我爸爸一個過年,不單放開讓我寫對聯,還不停地想研究麥牙糖。一時帶我們去樓屋的后窗規格石上砸他用硝做的土炮給我們三兄弟看,一時又組織我們去大樹腳下撿石胚(小石片)錘成碎粒準備起厝用。一時,去義高叔公處坐,帶回只番鴨;一時,很神奇地在我二弟從二樓的木板隙滑下來時,在我二弟弟剛落在樓板下的蚊帳上的同時,從后窗,義高叔公他們食茶的桌幾邊,飛一樣繞過十幾米巷道,入院門,跨過兩道門第,第一時間將二弟弟抱起來。對我們說,我知知肯定是這樣。(我至今無從知道爸爸是怎樣做到的。)
       總之,大人們過了紅紅的過年幾天,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有的急著忙轉起來。有的急著做離開、遠去和落海落田的行當。于我,則一方面盼望開學見喜歡的同學、聞新鮮的新課本上的書墨香、看好像要很遠地方才看到的新插圖里的景象。而一方面,無端起了莫名的閑愁。
       是的,我是受了?《少年文藝》雜志的影響。那里面說了一個出色的男孩,有事沒事總要微皺著眉頭。我就心生羨慕,不想才練習了一次,就被我那時只二十多歲的媽媽發見。媽媽說:什么事?做什么眉結結?我無從回答,只說沒事。我媽媽就說:囝仔尼(細意)人,才做人起頭,眉結結做尼(做什么)?我從此再無造次。但是,那書里講個好女孩,說是走起路來,有彈性的腿一跳一跳的,我也會用力地記腦海去。這個媽媽看不見,無從教我。我就于今天還記得那句話的美好。仿佛也可以算是人生的啟蒙。
       啟蒙我的,還另有物件的。
       小潭在上游收束上升,流急如奔。此處,就由一樅泡仔樹把守。樹葉如大了好幾倍的菩提樹葉,也是表面油綠,背面泛白。這葉子喜歡好幾葉一起,長長的桿放射式同心長開。樹身老成持重,可是樹枝的中心卻是空的,空心處圍了白而松的生長層。時有鳥雀,啁啾飛唱。因為無可成材,則安然盤于秀水東側,仿佛神樹了。
       我看了看這大埕唯一的樹種,溯水北上。前面溪與水草漸漸混沌,天上云色更濃。眼極處的大泊山凹,那時松柏、按樹密密,石屋里裝不住的犬吠空洞洞地,時斷時現。我就生了歸意。不想一轉身間,幾百步遠處,生出一片花田。
       那花田在做暗了的天幕和遠山的烏黑背景下,亮亮堂堂,有紅有黃,有粉有白,高低錯落,又因溪岸漫漫,水草雜生,無從靠近,我又叫不出花的名字,就愈覺得神秘而美好。今日想來,可能有桃花,有木芙蓉,有菊花,有玫瑰,有桅子花,有角花,有茉莉花,有月季,有紅花。只是花田很小。我至今不知道為什么在田地奇缺的三十年前,怎會有這么天賜一角,不種糧食,獨種這無謂的東西。也搞不清,誰家的勞力,不使在討海落田,不使在挑水洗衫,不使在帶娃鉤花,使在此閑工之上。那會是什么人家,什么想法,做此那時看來不可思議的大事。
       那花園里的花在看到我之后,在初春乍暖還寒的微風里,頻頻點頭示好。我也禮貌地招手示意。兩悅之際,花們將幽幽的香氣也付了我。我心里一顫,當時就想起了唐詩,想起了李白,想起了李商隱,想起了陶淵明,很想背一首詩,卻怎么也想不出一首完整的。只好歉意地笑笑,想回家去,好好將爸爸買的《千家詩》老老實實地背上些些。再不總在一時興起時,早起端坐,冒著寒意讀詩,讀了一二年,總停留在“春眠不覺曉”上。
       而且,這可能還要深一步怪我。因為我媽媽總跟我說,早起讀書,最記得住,不刷牙洗臉更是效果好。道理好像是,一刷牙洗臉,就連背書的靈氣也帶走些些。而在我,總是先洗漱的。想來這個毛病要改改。
       邊看邊想,不覺就與花兒遠了。我的索然之心也生了暖意。身體長高了一些,力氣大了一些。依舊想寫詩,當然寫不出的。于是詩意藏在心中,幾十年了。
       今早成此小文。再占四句(押潮州音韻):
       少年強賦春愁闌,
       獨自溯溪花叢間。
       如今卻道好個冬,
       瘟霾混沌何記年?
      

    共 2288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文章追憶幾十年前的少年心事。開頭從無端生了閑愁開始,結尾寫:愁沒有了,心暖了。那中間是怎么起止的?作者用細密的記實的筆觸做了記錄。滾動著寫了鄉村、過年后、初春,家里生活的情景。寫出了生活的深入,不易,以及濃重。少年人敏感地感受了生活開始時的微小感覺。在這個過程中,自己沿著溪散步,開始是漫無目的和思想的,潛意識里卻是要尋求人生初初的自我消解。少年像小溪一樣融入自然。邊感受自然的情景,邊夾雜自己生活的細節,朦朧混雜。在后來看到溪頭的樹和花田之后,心情轉變,再回歸到家里和平常。文末,結合今天的生活,寫詩,感嘆:生命之初,人是靠著一種自覺地生長和不自覺的詩意探索,才推動生發出動力來。這個過程,可感知而不可言表。今日,回歸現實生活之中。希望:不記年。這也是一種詩意。文章穿插一些心理活動和家庭生活的細節,用閑筆、信筆,消解主題先行的生硬,著重記錄感情和情緒。意在原生態地記錄自然和心理。演繹:從前,故鄉,詩意,棲居;不斷地成為自己。文章運用了潮州家鄉的方言,運用了通感的方法,助力于最大限度地修復從前。也算一趣。佳作推薦共賞,感謝老師賜稿曉荷社團,歡迎繼續來稿。 【曉荷編輯:陌小雨】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陌小雨        2022-12-16 19:36:40
      拜讀老師佳作,問好老師!
    陌小雨
    回復1 樓        文友:歸來的少年        2022-12-16 19:40:27
      感謝老師的鼓勵,指導。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分享按鈕 欧美精品偷拍一区二区